Ruison

文笔一般,咸鱼一条。
学业繁忙淡lof淡圈,慎关。

【瑞嘉】热。

题目是因为我真的要热死了emmmm。
瑞嘉向。学院pa。
bug有,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七创社。

“格瑞。”

他驻足回头。

“来打架。”

>>>>>>>

  六月到了。
  窗外的蝉鸣漫过窗沿在耳边一声声重叠,头顶上老旧的电风扇嘎吱作响,教师拖着嗓音的讲课声挠在心上,一阵心烦意乱。
  格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泄露出点点烦躁来,他把贴在手臂上的衣服卷至肘部,闷意顿时散了一半。与之相对的,背后黏腻的感觉却更加明显了。
  他喜欢凉爽,并非这种令人浑身不自在的热。
  但他不能改变季节轮转。
  最终格瑞干脆地放弃了抵抗,抬起头直视前方。
  前桌是一个黄发的小个子,他喜欢一年四季都戴着一条黄色的围巾,头发被紧箍咒一般的东西向上竖起,耳边还挂了两团黑色的东西。永远不会好好穿校服,无视一切校规,成绩却稳居年级第一。
  他的名字是嘉德罗斯。
  但现在那里的座位空空如也,他的主人早已不见了踪影。电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风儿撩起被压在桌子上的试卷一角,不断拍打着课桌。
  格瑞的耳边又响起略显聒噪的声音,无非都是来打架吧这一类的。他轻轻蹙眉。

  嘉德罗斯今天没有来上学。

>>>>>>>

  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可以感到奇怪的事情。因为嘉德罗斯就是这样的人。
  那种不可理喻、幼稚到极点的人。
  于是格瑞停止了思考,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提起自己黑色的包站起身来。

  得知发小要留下来开小灶后格瑞略一点头便走出了教室。放学的时间刚好是一天中最热的点,一踏出教学楼了热浪就滚滚而来。他脚底下踩着微烫的土地,迎着扑在脸上的热风,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背后、脸颊、脖子上有汗水顺着皮肤流下。
  真是太热了。
  他加快了脚步,盼望着能快些回家速度地洗个澡,洗去一身的热。
 

  然而在路过距家还有五十米路程的一个小巷子时,格瑞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格瑞。”

    他感觉更热了。

>>>>>>>>

  格瑞选择了不去看声源处,也不打算回应那句呼唤。他现在只想回家洗澡。他加快步伐,背后是接近地平面的一轮圆日。
  今天怎么这么热?他默默想。

  “格瑞,来打架。”
  他没理会,只管往前走。
  “来打架。”
  他不为所动,视线没有偏移一分一毫。
  “格瑞。”
  他皱起眉头。
  “打架。”
  他驻足回头。

  那人靠在小巷里的墙上,脸藏在阴影里。
  “格瑞,就算是你,也不允许无视我。”
  格瑞看到他的围巾散开了,松松地挂在脖子上,依偎着他的左臂最终垂在地上,像个诅咒。他再走近一点,发现那在记忆中一直挂在耳朵上的黑色小球也掉了一个,孤零零地躺在脚边。他再近一点,闻到淡淡的血腥味,然后看到倒在阴影里的十几个人。
  “嘉德罗斯。”格瑞开口。

  嘉德罗斯歪了一下头,把脑袋懒散地靠在墙壁上,脖子上出现红色的细细涓流。他的五官随着这个动作也暴露在了光线下,依旧是格瑞最熟悉的、自信的、狂妄的笑容。
  “来打架。”

  格瑞不喜欢嘉德罗斯。因为嘉德罗斯不仅喜欢炎热的夏天,他这个人也同样很热,热得人浑身烦躁。
  就像现在一样。
  他少有的不耐烦起来。

 

>>>>>>>>

  黑色的包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格瑞摁着人连同自己一起都躲进了巷子的阴影中,他这才感觉身上的烦躁感消逝了些许。然而下一秒一股令他感到不适的热又从摁着嘉德罗斯的那只手臂上传来。
  他皱着眉把手松开,唇抿成死死的一条线。

  “够了。”他开口说道。声音清冷。
 

  嘉德罗斯发出短促的嗤笑。“不够。”他边说着伸出自己的手指摁在格瑞脖子的大动脉上。

  他的手指染着鲜血,格瑞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那边十几个倒霉蛋的。他想要把嘉德罗斯的手从这个于自己而言非常危险的地带扒开,但那边的力气出奇的大。
 

  格瑞看向嘉德罗斯。

  他咬着牙齿在笑,一排银牙配上点点血腥形成强烈对比。他舔去唇角的血沫,一字一顿地说:

 
  “还不够热呀。”
  ”格瑞。”

—Fin—

嘉德罗斯:试图激怒.jpg
格瑞:……?

评论(1)

热度(44)